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大有网站 | 义煤OA网| 耿村e家人

我的父亲
发布时间 2019-06-21

  父亲患心脑血管疾病13年来,从起初的脑梗塞到脑出血,从半身不遂到起不了身,身体每况愈下。不是因为父亲不愿意加强锻炼,刚患病那几年,父亲根本不把这病放在心上,每天早晨天不亮,他就起来到外边去锻炼。十几年了,一个健康人能够坚持锻炼就不容易了,何况父亲已经70多岁了,你让他重新站起来,实在是太难了。
  随着年龄增大,身体机能逐渐退化,医生说父亲的脑血管堵塞厉害,想要恢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许多人和事他都已经记不起来了,就连爷爷奶奶的名字,他都不知道了。但是,有些东西他却始终忘不了,我提问他毛泽东诗词《卜算子·梅花》《沁园春·雪》,我说上句,他说下句,对答如流。他是不忘初心啊!他一直记得他是一名共产党员。
  照顾父亲需要耐心、细心、用心,这不仅仅是母亲的责任,更是我们做晚辈的责任。我不得不承认,母亲比我们做得好。当父亲不愿意吃药、吃饭时,母亲耐心地开导他,“不吃药身体怎么会好起来?”“多吃一些饭,才能有力气。”只要是父亲尿湿了衣裤、被褥,必须及时换洗,否则就会有很难闻的味道。这些事只有实践了才能体会到。
  应该好好善待病中的父亲,尽管他已经不知道我们对他的好,有时候我们帮助他,换来的却是他的谩骂之声。谁想患病呢?父亲倍受病魔折磨,这么多年,他特别难受的时候,总是用无助的眼神望着我们说“我想死。”活着总是好的,至少我们这个家是完整的。
  父亲年轻的时候,一直一个人在外地工作,很少回农村老家,年轻的母亲领着我们在老家种地收庄稼,有多么艰难辛苦,只有母亲知道。因为不常见面,我对父亲充满了陌生。尽管我也因为父亲是工人而感到骄傲,可是,偶尔的团聚,我也感觉不到父亲的温暖。听到人家的孩子“爹、爹、爹”的叫得非常亲切,我却喊叫不出口。父亲也好像没有察觉到,因为他从没有鼓励我们培养张扬的性格,这是我成年以后,每当提起来就特别遗憾的事情。
  我处世胆怯,办事犹豫、不果断的性格,与父亲相比是格格不入。父亲爱唱歌,善于表演,他20多岁就担任了基层党支部书记,所以他也很健谈。但是,他好像没时间陪伴我们,没有想过要把我们也培养成敢说、会说、能说、能干的人。在我的记忆深处,反倒是母亲经常教育我们少惹事。
  也不能说我没有继承父亲的优点,父亲敬业爱岗,我也敬业爱岗。家务事再忙,工作是第一位的。许多时候,父亲在床上等着我帮他穿衣服,单位突然来电话了,我就会放下父亲,赶去工作了。
  前段时间,母亲在医院住了20多天,家里缺少了母亲,父亲好像一下子就瘦了一圈。看着父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我就想让时间过得快一点,等我退休了,就有足够的时间陪着父亲,照顾父亲。可是我又害怕时间过得太快,父亲的身体状况也会变得更坏。唉!但愿父亲安好。
  父亲安好,便是晴空。

(常村煤矿   李红波)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 河南能源义煤集团   版权所有   豫ICP备10204243号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义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邮编:472300    

 

  网站管理